TOP
%e5%8a%89%e5%93%b2%e6%a6%ae %e8%8e%8a%e6%83%a0%e6%9e%97edm 0401 1

| 發財居 | 劉哲榮 ·莊惠琳 雙個展


方舟「Fun House」- 劉哲榮

當末日來臨之前,我們都恐懼它的到來,然而,在時間尚未逼近時,其實我們卻未正視生命存及生存的意義,似乎,自然地活著這件事是再理所當然不過,且慣性的生活模式,亦成為每天必然的生命軌跡。某夜,秒針跨過十二數字的同時,新的一年即將到來,再次點醒這夢魘的開端,我隨之建構起這一系列作品。創作,是累積性的思緒,透過感覺來臨時竄流迸出,在這樣的狀態下,方舟「Fun House」系列繼而著手進行。

此系列分為三個階段,依序為單位化、隨身攜帶與物件化三個過程:

首先,將生命「即動物」單位化的階段,主要探討人類在面臨保育(護)及方便性,所衍生出的最後形式,一種既可以做到生命價值的公平而製作出的新形式,介於便利「方便收納」與公平「統一規格」的現象。

進入第二階段,即隨身攜帶的部份。將生命「動物」抽離原本的空間以方便攜帶,在這階段針對的生命「動物」主角多為寵物或長期經人豢養的養殖動物,以皮革背帶的取代常見的項圈,藉由皮包或背包的形式來切入生命物件化的另一種可能性,利用這樣的呈現手法觀看生命與便利性所造成的矛盾並置之現象。

最後第三個部份,生命物件化的作品形式,則以空間中常見的家具為主,延續第一階段的單位化尺寸,找尋適合的大小,隨之,只需要加裝配件的部份,彷彿到傢具店購買DIY家具般,依照自己的喜好,遵循規格限制,即可拼組出個人化家具。藉由此行為,探討當保育「護」生命的議題衍生的同時,我們針對的對象物究竟是生命「動物」本身,還是自我個體的利益。當生物因人類的單向思考,塑造成一方所認為的形象或面貌存在的同時,是否,畸變後的生命體成為唯一的選項,利用此階段的「物件化」面相,反觀人類在道德與現實,私慾與輿論間的取捨,及平衡點的拿捏,亦成為重要的課題。

方舟「Fun House」系列作品,主要觀看的視點在於人類的立足點,但反觀將生命「動物」的角色轉換成人的同時,我們似乎也在近似的物件化。自體本身,等待製成可用的實體,進而找尋自我的存在價值與生存意義。

當動物因人類的單向思考,塑造成一方所認為的形象或面貌存在的同時,是否畸變後的生命體成為唯一的選項,利用此生命物件化面相,反觀人類在道德與現實,私慾與輿論間的取捨,及平衡點的拿捏,亦成為重要的課題。


_


誰的發財夢-莊惠琳

「那裡有陽光又有霧氣,事物的隱現,都很絕對。過世的外婆和她的朋友,三人一起,站在我前方,外婆手上抱著一顆西瓜,接著她拿刀剖半,瞬間,紅光浮現! 我醒了,心是暖的。­­」

這是母親的夢。傳言夢見已故長輩得財,因此她相信,冥冥之中一定是外曾祖母在向她預告發財,才在夢中顯現如此具體的人事物境。於是她開始解讀夢境,由形象轉換讀音,由讀音轉換數字,由數字再對照形象,多次反覆推敲,得出幾組數字。幾天後,樂透開獎,對照之下,雖然數字不同,但是親人入夢,卻著實勾起了許多深藏在她心裡的故事,那個既遙遠又深切,屬於家的記憶。於是,她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述往事。而我,則陷入另一層思考,夢境會顯示人的深層慾望和焦慮,當人們選擇把夢境轉譯為發財夢時,是對於現實生活產生匱乏感,因而不安或憂慮的表現。為了消減匱乏感,努力追求富足,然而,富足的另一面,極可能是向其他族群、環境的掠奪,而金錢也逐漸從交易工具變成單一價值觀,最終形成信仰,在世代間流轉。

回過神看著母親,她仍生動地向我描述昔日家族興衰,聽著那個傳說中臺灣錢淹腳目的60年代,勞工們是如何辛勤攢下基業。她的前半生,對我而言,也如同另一場口述夢境,不僅反應了人的深層欲求,也召喚出親人之間的真切情意。

「誰的發財夢」,受母親夢境啟發,選用彩球、金紙、假鈔作為元素,以繁複勞動的摺紙手法進行創作,既取其歡慶祝賀之形意,同時呈現祭儀之感,藉此顯現活在當下社會的我們,如莊生曉夢般偶發的虛妄感。這個社會以提高經濟發展的角度出發,讓我們對於金錢物質不斷過度需索,讓我們的感官日漸麻痺,漸漸習慣了,在滲毒的土壤上漫舞,在微弱的悲鳴中哼唱,在破落的現實中逐夢。


_


✦ ✦ ✦ 發財居 ✦ ✦ ✦

劉哲榮・莊惠琳 雙個展

日期|2019/05/13-2019/06/15

開幕|2019/05/18 (六) 16:00

活動|2019/06/15 (六) 15:00